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公案小说 一

公案小说是中国小说史上的一个重要的流派,曾产生了一大批影响深远,让人们喜闻乐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一百二十节 传邻右曲直共证 听堂词泾渭皆分
章节列表
第一百二十节 传邻右曲直共证 听堂词泾渭皆分
发布时间:2019-08-13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且说施公问事是一片爱民之心,明知情屈,仍怕有隐匿,故意惊喝金有义。金有义叩头说:“小人赶元宝是实,并不曾杀人。小人哪知晓赵三往富家洼去,就往那里等着杀他去呢?少时大人叫了邻舍人来,一问便知。”施公说:“你今日堂上回的话,何不在知府堂上如此说法?”金有义叩头说:“青天老大人,小人在府台太爷那里,也是这样回法。怎奈府太老爷一句不听,百般拷问。小人实是受刑不过,这才招认。”霎时间,差人跪倒说:“回钦差大人,三姓邻舍,俱已传到。”施公抬头,但见几个老民,跪在堂下。施公说,传你们来,不为别的事,要分辨金有义这一案是非曲直,全要实说,分毫不碍你们的事。若有虚言,保不住就有牵连。“又叫:冯大生,既是你伙计他被人害,你也必然知情。今日事犯,速行招认。”冯大生说:小人虽与赵三是伙计,他被人家害了,小人实不知情。求大人详察。“施公说:你们说来,谁是谁的街坊?”下面说道:小的赵大、王二是金有义的街坊。“施公说:金有义母子,素日好歹,实回上来。”二人说:大人请听:他母子俱皆安分,母慈子孝。“施公说:是了。”又有二人说:小的李承、孙昌是赵三的街坊。“施公说:赵三生前行为怎样?”二人道:赵三生前吃喝嫖赌,无所不为。他妻梅氏,却倒贤慧。“施公说:是了,是了。”又有二人说:小的王四、张六,是冯大生的街坊。“施公说:冯大生为人如何?”二人说:冯大生为人也好也不好。怎么说呢?外面却会生事,家内倒还安静。“施公吩咐六个人下去。又问冯大生说道:赵三是你打牲的伙计,他叫人杀死,你知道不知道呢?”说:回大人,赵三与小人一同打牲。他竟被人杀死,小人不知道。“施公点头说:既是同伙,若打牲去,你叫不去不叫去呢?”说:小人两个作伴,他也叫我,我也叫他。“施公说:那日呢?”大生说:小人起早呢!约有四更天就出门。到了赵三的门首,高声喊叫:‘三婶子,三婶子!’叫够多时,里面才答应,说道:‘他去咧!’就回家等着他。“施公说:赵梅氏,你夫主是几时出的门,你可记得清吗?”说:亡夫离家,时有三鼓。“施公说:冯大生,赵三三鼓离家,你去找他是四更,到了赵三门首,如何叫法?要你说来!一字有差,重责不恕。”说:往常叫他:老三起来吧!该走咧!天不早了。“施公说:赵梅氏,听冯大生之言真假?”说:他说的倒是实。那日晚间,他来叫,民妇正在睡朦之间,忽听见叫‘赵三婶子,三婶子,你把老三叫一声儿。’民妇说:‘他早去了。’他在外面说:‘怎么没碰见呢?我走了,碰见更好;碰不见,我在家里等他。’说罢他就走了。“施公说:冯大生,你同赵三打牲,是使什么家伙?”说是:飞禽走兽同打。打飞禽是下网下套子;打走兽,赵三一根齐眉棍,小的一口腰刀。“施公说:那日你在家中等他,他去了没有呢?”说:小人等他个大天亮,也没见他到。后来听见人说,他被金有义杀死了。

  施公冷笑,眼望众官衙役人等说道:“你们细听,凶手不是金有义,定是冯大生。不知因何将赵三杀死,又往他门首去叫,遮掩人的耳目。往日去找,叫赵三;那日去找,叫三婶子。分明是知道他不在家,假意去找,为的是瞒哄众人。再者有赵三杀身之祸,也必去找冯大生。人头装在匣内,抛于外边,谁拾他那匣子,算中了他的牢笼计。你们详察是不是?”众官曲背躬身说:“老大人的高见,卑职等实不如也。”施公说道:“还没有真对证,少时间便有分晓。”说着提笔写了个红纸帖,用纸封好,说是:“郑洪。”“有。”连忙答应跪倒。施公说:“你认识字不认识?”说:“认识几个。”施公带笑说:“你拿此字去,照帖行事。不准叫旁边人。有走漏风声,从重治罪。”“是。”

  郑洪接了字帖,往外就走。后跟六七个衙役,全要瞧瞧,见见市面。郑洪把舌头一伸,说是:“我的舅母,这可实在瞧不的。等我回来,自然明白。”说着,走到无人之处,打开一看,心内明白,出城竟扑前村冯大生门首拍门,说:“大嫂子,快开门来。”朱氏赶紧出来开门一看,认得是公差。郑洪跟随就往里走,说:“嫂子可不好了,他杀赵三事情犯了,当堂招认,画了口供。这还算好,没说有你,只他一人。他暗暗的求我,叫我告诉嫂子,趁着你家有这点底儿,叫你快去打点。省得他受刑不过,连你也拉出来,那时也就不好了。”朱氏闻听此言,想着倒对,说是:“你要不跟你哥哥相好,他也不叫你来。我实对你说罢!这宗底本可也有,我也瞧透了,你们俩人必是亲兄弟一般。你来罢!”说着把这口缸一挪,那缸底下,用刀铲开,取一个布包,拿到炕上。打开一看,看是五个元宝。朱氏才要说分银之事,那郑洪把脸一翻,将锁子掏出来说:“快走罢!到衙门再说。”朱氏真魂吓掉。要知后事如何,且看下回分解。